今日待續|Jo malone解決不了的事

社會化如凱西,掛在嘴邊的句子都很適合落款、裱框、掛在牆上,分分鐘給每個人醍醐灌頂。

她說「世界上沒有錢解決不了的事情。」

我為文生送的香奈兒香水感到心煩意亂,過了一個禮拜,都沒有再跟他見過面。每次他提議要約出來吃飯,我不是剛好在加班,就是剛好家裡有事,水管阻塞了、牆壁漏水了、電腦該修了、鄰居狗狗生病了、遠房親戚來玩、大樓管理委員會要開會,真心走不開。

一切都太剛好了,剛好到我覺得我再用這些爛理由多拒絕他幾次,就會被上PTT「求解|曖昧中的女孩收了禮物就消失」成為不具名的綠茶婊。

「欸,妳!都六點半了,最近不跟生哥出門啦?怎麼樣,送的不是包包,你不滿意?」凱西的聲音從吧檯傳來,明快語氣中帶點調侃意味,伴隨著洗刷杯盤的漱漱流水聲響。「其實我都不用查,他送這100ml的,也要來個五六千吧,你…」

「你不懂,我煩的是他送香水的含義。」深怕文生到辦公室堵人,下班時間之前,我又溜到凱西這兒。「他是想定下來了吧?」坐在靠窗位置,一邊做點文書工作,頭也不抬地跟凱西聊天。

「你不想?」

「我就怕我其實不想,到頭來辜負了別人。」

「那簡單呀,他送你香水,你就回送他香水。沒退他禮物,不傷感情。還送她禮物,繼續搞搞曖昧。不錯吧?」凱西小姐聽著是一副大軍師開示的姿態。

「不要送Chance,那…送個Jo malone不就好了!男生女生不管誰,收到Jo malone都會開心的。」她脫下工作圍裙走進後場,又賊頭賊腦探出來。「世界上沒有錢解決不的事,如果有,那是錢付得不夠多。」

「我看起來像在意錢的樣子嗎?」我雙眼沒離開過螢幕,噠噠噠敲打著鍵盤,假裝正在寫一個很難的報告。

「哈哈你不在意我在意。」她不知何時到身旁來了,一巴掌拍上我腦門,有點涼涼的。「好好的週末夜,姊姊可要關門約會去了。」原來是把鑰匙拍在我頭上了,(頭上?)

「你做事吧,我先走啦。」一個轉身飛吻順手關門。真不愧是桃花凱西,連熟識多年的同性友人,都不忘隨手撩撥。

隔著大片玻璃窗看她慢慢走遠了,我便站起來開始擦桌子、掃地,透過勞動行為來放空腦袋,其實我根本沒有什麼要做的事,小光好久沒來了,凱西的整潔也做得不怎麼確實,雖然該做的沒少做,但跟小光衛生股長等級的嚴格把關來比,根本不能算得上同個檔次。哎,其實,很多事情真是層次纖細的,整潔也是,戀愛對象也是。

對我來說,這男人是約會對象還是穩定交往對象,基本上是截然不同的層次。談戀愛是談戀愛,在一起是在一起,完全是分開的兩件事情。文生確實是很好的對象,又長臉又長肉,懂打扮又懂聊天。唯一讓人猶豫的點,也是我最過不去的點。就是怎麼他暈船了,我卻還沒什麼特殊感受呢?

這輩子談戀愛,從來都是我一路就範、一路自灌迷湯、隨便就被搞得暈乎乎,眼睜睜看別人跳船,沒想到這次竟然反過來了,難道我真的長大,老了,被世界磨練得太多,大風大浪都見過,單槳就能划過海,已經變得太世故,無法輕易感受單純的戀愛氛圍?

「你們說,這兩個男人,選誰好呢?」

從學生時期開始,凱西常讓我們為她當時的約會對象拿主意。沒有惡意的,幾個女孩子聚在一塊,找個話題殺殺時間,以前小時候不懂事,總覺得帥氣跟多金是兩個相違背的元素,魚與熊掌不可兼得。我這個人比較浪漫,常鼓吹她必須選長得帥的那個。

「你們兩個站在一起多好看,走在路上多登對。簡直演偶像劇了!」

「欸,另一位雖然沒那麼好看,也是乾乾淨淨的啦。再說,他們家光是美術館附近就有兩棟房子,我真的蠻喜歡那附近,行道樹種的很有美感,下午很美的。」

「哇,一個長得帥,一個有錢,其實真的很難選的。」

「我知道了!那你先試菜,看跟誰比較合呀!」一陣混亂之中,有人拋出這一句。

現場迎來詭異的短暫沈默,少女們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接著轟出一陣大爆笑,像是在演什麼爛梗的青春校園喜劇,演員名單裡面還有納豆跟小蝦的那種。

「先別吧,就怕甩不掉。」凱西悠悠的說了一句,掀起大夥更歡快的鬧騰。

現在想想,還真是一句充滿智慧的發言,不愧是美人胚子,從小就知道沾桃花這件事不容易,懂得什麼叫分寸,知道怎麼把自己放在好位置,進可攻退可守。

我不就跟文生去吃了幾次飯,看過幾場電影,牽牽手摟摟腰,不小心被親了兩次,收了一個聖誕禮物…嘖,已經退無可退。第一次近距離觀賞某人暈船,哎,原來是一件這麼有壓力的事情。

深怕文生可能去了公司,沒找到我,會去我家附近悠晃,叫我出來一起吃晚餐,決心要待得晚一點再回去,整間店掃了三次,一邊模擬各種推託之詞,一邊上網查Jo malone的香調,覺得自己真是沒事找事做,週末夜自尋煩惱就算了,還在這邊幫別人當清潔阿姨。

「你條件那麼好,也不多放幾條線,對一個女生這麼執著幹嘛呢,都不出來玩的嗎?」 一邊在吧台後調劑著消毒水準備拖地,一邊開始言語攻擊文生。「我都不急著問你要不要在一起,你急什麼急啊!想約我一起share 健身房會費嗎?」直男就是讓人煩,肌肉練這麼大,應該懂得很多事情就跟健身一樣,不是這一天兩天就能成型的,心急個屁,還這麼苦苦相逼,把戀愛對象逼到了不得不攤牌的時候。

「談戀愛那麼快樂,難道不能再多談一陣子嗎?」噢噢噢,這句太渣,如果被老莫聽到,一定一巴掌把我打入18層地獄了。

呃,然後手機就震動了,螢幕顯示「mo」

說老莫,老莫到。我現在轉行通靈不曉得有沒有機會大賺一筆。

「喂,幹嘛?」

「蹲下。」

「蛤?」

「蹲下!」

忽然眼角遠遠瞄到文生的影子,立刻蹲下躲進吧台裡。

「他今天來公司找你,櫃檯阿妹白癡跟他說你可能在這裡。你門有鎖吧?」

「傻眼!!嚇死!!」

「他沒看到你等等就會走了吧,我再跟你說,你躲好。」

「靠,我真的嚇爆,他也太急了吧,天阿。」

老莫無情又冷靜的冷笑一聲。「你到底欠人家多少錢?」

瘋了嗎?我欠的可不是錢這麼簡單的東西。

能送我Chanel的文生,一定也能了解Jo malone的誠意所在,但我總覺得,現在不管誰來,送什麼,肯定都解救不了這位為情所困的男子著急的內心。因為他要的不是利益交換的玩樂夥伴,而是落定的關係。

這輩子從來沒當過渣女的我,似乎正在準備解鎖這張新標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